风啊飞~

希望能变成(吃)很厉害的人.......加油...

考试前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着画些什么

【周喻】猫

周泽楷变成一只猫了。

他记得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去打游戏,遇到人闹事,他被人围起来,然后被人救了,之后他就晕倒了,再然后他醒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想叫人,却只听见“喵喵”的声音。

他再叫,“喵喵喵。”

他又一次叫,“喵喵喵喵喵。”

他很生气,气得想要打人。

他想用力地拍拍地板。

当他抬起手时,他眼前闪过了一只黑色的爪子,周泽楷想抓住那只爪子。

他又一次抬起手,他看到了那只爪,他晃了晃手,那只爪也跟着晃了一下,周泽楷有点不相信,他想捏一下自己的脸,却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爪痕。

周泽楷绝望了。

他耷拉着脑袋,“喵喵喵”的叹息。

“欸,醒了吗。”

周泽楷看见一个人朝他走来。

他盯着那个人的脸,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那个人边走边撕开手中的猫粮,“从昨天晚上就没吃过东西,饿了吧。”

好了,想起来了,昨天救他的人。

那个人看着周泽楷那副呆楞楞的猫样,笑了笑。

周泽楷更呆了。

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露出这么好看的笑容,像早晨的太阳一般,滋润着心房,让人由内而外的感受到温暖。

“扑哧”那个人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真可爱啊。”

【周喻】迷

▪ooc了
▪如有雷同算我抄(虽然我感觉不会有)
▪....算了

“哎,我喜欢你呢,小周。”

怎么又来了....

周泽楷有一个同桌,叫喻文州,学习成绩优异、待人温和有礼。这样一个人本可有无数妹子暗恋,每日情书告白一打,只可惜

喜欢男人......

好巧不巧,周泽楷正是那个被喻文州喜欢的男人。

周泽楷很无奈但又没有办法,只能过着每天被喻文州关怀呵护(早晨送温水中午陪吃饭)和无数次告白的日子。

周泽楷问喻文州

“为什么?”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小周你生的好看。”那人淡淡的笑了笑,如此说道。

周泽楷气愤,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就喜欢他,那要是遇到一个比他还好看的是不是就不喜欢他喜欢别人了!

更气愤的是,喻文州看到他生气的模样笑得更开心了。

哼哼哼,不理你了。

周泽楷气得掉头就走。

一连三天,任喻文州怎么(摸头蹭耳朵)关心,周泽楷都没跟他说过话。

“小周,你是因为我说‘因为你生的好看’才喜欢你生气的吗。”

这句话虽然加了个‘吗’,但完全就是用一种带有挑逗意味的陈述语气来说的。

周泽楷的脸不自觉的红了,

“才、才不是......”

“那就是承认你因为这句话生气了。”

“我、我没......”

“所以,你是不是喜欢我。”

喻文州眼睛微眯,半睁的眼里是周泽楷的身影,身影之后是深邃的黑,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

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周泽楷缓缓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你确定?”

没等周泽楷回答,喻文州就抱住了他,欣喜若狂,“你点头就是答应了,不能反悔!”

周泽楷整张脸如烧红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刚刚同意的事,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却没忘记答应。

“嗯。”

【周喻】忆

#ooc
#私设如山

—————————————————————————————
第一次见你,是在小区门口,你独自坐在花坛边,暗自哭泣。那时的你面朝天仰,双手捂住眼睛,用齿咬紧下唇,一副极力止住眼泪掉下来的样子。

当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想立马就跑上前去为你擦下泪水,虽然我也确实这样做了。

你我因此结识。

自那以后,你便常来找我玩——坐在第一次见面的花坛边,静静地等着我,等着我看到你,和你打招呼。

“哎,你老是等我太麻烦了。要不,以后你去我家找我?这样我就可以马上陪你玩了。”

“啊...嗯。”

这便是同意了。

然后,我就拉着你的手带你来到了我的家。

我到现在还记得站在门口害羞不敢进去的你,小脸儿红扑扑的,低着头,把玩着手指,嘴里;蚊子般的声音,“……真的可以进去?”

那时的我觉得,你真是太可爱了,好想把你圈养在家。

之后,我早晨起来一打开门就能发现坐在门口小憩的你。

你从在花坛等我变成在我家门口等我……

很无奈却又很疑惑。

对你的无奈,对你作为的疑惑。

再之后,我们上了同一所小学。

你知道我在开学初找不到认识的人的失落低头却在又一次抬头看见了最想看见的人一时间喜悦涌上心头的感觉吗?

可惜,我们不是一个班的。

我们在公告栏碰面在楼道分开,我承认,那一刻,我是不舍的。

然后我在新班级遇到了少天,遇到了郑轩、景煕……

不过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熟,当然除了少天他跟谁都聊的起来,一放学就撒开腿找妈妈哭诉学校有多无聊。

我妈妈那一天正好出差了,本以为要自己一人独自回家的我心里还有些失落,当时的我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结果,一出教室门就看到背着小书包靠着墙的你。

“你……怎么?”

“等你。”

“但是,为什么啊?”

“你说,是朋友。”

你的原因我接受了。

自那以后,每天放学我都是和你聊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肩并肩着回家。

一直到小学五年级,突然的,你早上没等我。我想着,可能是你今天起晚了吧。晚上,你也没等我。我想,可能你今天不是起晚是生病了吧。我想去看你,却发现我除了你叫周泽楷和我同一所小学之外一无所知。我想着,下次要问你你家在哪了。

一连几天你都没来,不管是学校,还是等我。

再然后,我从妈妈那里听说了你搬走的事。

我终于知道,你再不会等我了……

五年后,我从小学一年级变成高中一年级,我,又一次遇到了你。

还是在学校分班的公告栏前,还是你和我。

“小周……好久不见。”

小周,这个我五年没叫出口的称呼,在那一瞬,脱口而出。

“……嗯。”

那天,我心情非常好。早早地收拾好书包,就去你的班门口等。

过了很久,你出来了,却不是一个人,和江波涛、孙翔一起。

你站在门口,脸刷的红了,语无伦次道,“我……你...没……”

原来,你也有了自己的圈子,不再需要我。

“小周,我在等别人,不是等你。”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和蔼的笑容,心中想着续前缘的梦碎了。

很多天后,我慢慢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因为和其他人不顺路只能自己走,却在门口发现早已等在那的你。

“小周,你怎么……”

“顺路。”

“如果我说我不住以前那了,怎么办?”莫名其妙的想要逗逗你。

“...那也一起。”//////

“好啊,不过小周,你怎么总是脸红。”

好了,脸又红了,害羞也这么好看,看来我以后我眼光会被你养的很刁。

“小周,你这么好看,以后我眼光太高找不到女朋友就找你了啊。”

“嗯。”

这是,同意了?!

头一次,被一句话搞得脸上滚烫。

再之后,我就向你告白了,虽然不是我先说。

我刚准备写封情书,你就向我告白了。那次真的搞得我好尴尬啊。

再然后,我们都毕业了,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在出租车去学校的路上,我们遇到个酒后驾车的司机,不出意料地,我们撞上了。

我们被送进了医院。

“听到这儿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抱歉。”

“没事。”

慢慢来,我等你

【周喻】一起


*ooc预警
*无逻辑
*感觉1可以不要
*但是我懒不想删


01

“医生,我病了。”

周泽楷在心理咨询室。

“嗯?什么病?”

“喜欢一个人。”

“哈?同学,这不是病,只是青春期期间的正常的现象。”

“不是......是男生。”

“哈?”

随后传来一连串啪啊砰咚声,心理老师江波涛成功地拍了下桌子弄倒了杯水,因为水是烫的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叫了出来,水落到地上,江波涛一不小心踩到滑倒了,还带倒了旁边的椅子,很是狼狈。

“同学,不要介意,继续。”

江波涛拍了拍衣服伸了伸手臂示意自己没事。他以前听说过同性恋但还是第一次接触,他很好奇同性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是学长,好看,认识好久.....昨天,他说我..可爱.......”

“然后...你发现你喜欢上他了。”

“嗯..”

江波涛叹气,这是自己都没搞清楚状况。

“同学,你可能搞错了....”

“没,喜欢他。”

“这不一定”

“喜欢。”

“唉,好了好了随你了,喜欢就去追,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再来找我。”

江波涛挥挥手示意周泽楷出去。

02

周泽楷喜欢的人叫喻文州,住他隔壁,他俩打小就认识了。

喻文州是大部分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人缘棒见人总是笑眯眯一举一动都非常得体。

但周泽楷不是这样认为的。

喻文州也会哭也会闹,他开心时回带着周泽楷一起疯,伤心时会带着周泽楷一起闹。

喻文州把他当成好兄弟,分享着他的秘密。

周泽楷以为他也是把喻文州当成好兄弟的。

直到那天.....

为了庆祝周泽楷和喻文州考上同一所高中,他俩一起去撸串。

期间,有一女生跑过来坐到周泽楷旁边说旁边的位置上都有人了要来拼个桌。周泽楷想着,拼桌就拼呗只要不打扰到他和喻文州就行。

然而,那女生并不知周泽楷内心所想,和喻文州越聊越欢快,全然没有发觉周围的气压低了。

周泽楷很生气,明明是他和喻文州一起来的,可是喻文州居然和其他人聊得欢快,留他一人在旁独自忧伤。

其实在交谈间喻文州一直有注意周泽楷的动向。他看见周泽楷鼓起脸嘴巴紧闭着眼睛瞪大呆毛挺立,一副我很生气很愤怒但我不说的样子,甚感惭愧。

然后他跟女生说了声再见,就拉着周泽楷回家了。

回去路上,周泽楷都是刚刚那副气鼓鼓的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让人生出一股摸他头的冲动。

喻文州没有制止那股冲动。他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轻笑。

“小周真是可爱呢。”

03

喻文州不知道从他摸周泽楷脑袋开始到到家后周泽楷的脸都是红的。

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摸过他脑袋后他会脸红会心乱,他只知道的被摸头的他很开心,开心到要飞起。

周泽楷一回家马上钻进卧室,他趴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刚刚喻文州摸头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地回放喻文州的一颦一笑。

他觉得喻文州是真的好看,好看到见到他就想吻他。对,吻他!周泽楷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

他甩了甩头,决定,不想了,睡觉重要。

梦里他见到了喻文州,他梦见了他吻喻文州,唇齿相接,呼吸相闻......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起床感觉下身黏糊糊的,拉开被子一看,啧啧,惨不忍睹。

周泽楷晚上,梦到喻文州,然后,遗精了!

周泽楷想,他得好好思考一下他和喻文州的关系了,当然,在清理好床后。

清理完毕,周泽楷坐在床上,他要梳理一下他和喻文州的关系。

是什么时候对喻文州有超出友谊范围的情感呢?

喻文州只比周泽楷大一点代沟基本没有,每天一起上放学,有时周泽楷父母出差会把周泽楷放到喻文州家里。那时喻文州会带周泽楷玩各种游戏,周泽楷也很听喻文州的话乖乖的跟在喻文州身后,但那时只是一个年较小的人对年较长的人的信赖。

长大一点,他们会一起上放学,时时聊聊天说说当天发生的趣事,但那是两个朋友之间的正常交流。

再大一点,他们上了同一所初中还在同一个班,交流更多了,也会一起打打闹闹相互揭丑,但那时他们两个之间是兄弟情。

在然后就是现在了。

现在的周泽楷喜欢喻文州。

04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同性恋不是什么很光荣的东西。

然后他去找了心理老师,打算找心理老师要一些建议,决定他下一步的走向。

心理老师表示喜欢就追,有事他可以帮忙。

周泽楷觉得他说得对,就真的去追了。

他听了江波涛的建议,在网上下了本恋爱秘籍 ,照着秘籍每天一日三餐帮喻文州带饭放假还带喻文州出去玩。

很快半年过去了,周泽楷想,是时候跟喻文州表白了。

周泽楷买了束红玫瑰藏在书包里打算放学跟喻文州表白。

放学铃响,周泽楷从书包里拿出玫瑰,已经被压坏了。他表情呆滞,显然没有想到会有意外发生。

喻文州看见周泽楷一脸茫然,走近,看见他手里握着一束被压得分尸的玫瑰。

“小周,你这是要告白啊。”

“嗯。”

“没事,什么人我帮你追到。”

“真的?”

“真的!”

“喻文州,喜欢你。”

“哈?”

喻文州感觉他好像被坑了,但那又如何,谁让他是小周呢。

“好啊,在一起吧。”

【周喻】欲

    -ooc 慎入
    -想到哪写哪,无逻辑

----------------------------------------------------------------------
美是无名的,一种虚妄的只存在在心中的感受。遇到它最直观的就是想看一看再看一看。这是情不自禁的感觉。

就如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周泽楷。

那是第五赛季,蓝雨主场对上轮回,蓝雨胜。比赛后,两队握手。蓝雨先一步到,轮回后面到。喻文州是看着那团模模糊糊的影子一步步走来慢慢靠近直到周泽楷的模样完完全全展现在他眼前。

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眉似刀削般,五官立体精致。特别是他那双眼睛,明亮闪着光,如满天繁星中的一颗,让人挪不开眼。

“前辈。”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

喻文州回过神来,微笑着和周泽楷握了握手。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是喻文州。”

“周泽楷。”

周泽楷和喻文州握手后径直走向蓝雨的第二名队员黄少天,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发现从他出现开始喻文州的眼睛聚焦之处一直在他身上。

周泽楷离开后,喻文州按了按太阳穴试图放松下来,但是没有用脑子还是一团糟。

喻文州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一直盯着周泽楷,以他的定力应该不会做这么失礼的事情,可它就是发生了。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周泽楷的错,要怪就只能怪他的定力遇到周泽楷就失效了。

“算了,不想了,随它吧。”

然后喻文州就真的随它自由了,想听周泽楷的声音就打电话,想见周泽楷就买票去见,一直自由到他发现他已无可救药的喜欢上周泽楷。

他的理智在告诉他要停止,但那已经没有用了,他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周泽楷,他想见到周泽楷想和他一起聊天一起生活。他知道他不能喜欢周泽楷更不能和周泽楷在一起,那是一个深渊。里面可能有家人的阻拦,朋友的远离,各种人的不支持......

“铃铃铃铃……”

电话响起,来电人,周泽楷。

“真的是,要不要这么及时。”

喻文州嘴上在抱怨,却还是接了电话。

“小周,有什么事吗?”

“前辈。”

“嗯?”

“我喜欢你。”

‘啪哒’一声,喻文州的手机滚了到床底。他忙地去捡。期间,他不小心撞到头也没有管。

“小...小周,你再说一遍....”

“前辈,我喜欢你。”

“好,我同意了。”

“嘟嘟嘟嘟……”

然后,周泽楷就挂电话了。

“这是害羞了?”喻文州嘀咕。

而后,他想起他刚刚的回答不禁脸红,全然忘记他之前在烦恼什么。

很久很久以后,喻文州想起这件事,还有庆幸,当时没有犹豫。因为在那之后,他所设想的都没有发生。他和周泽楷一直在一起,并且他终于可以想看周泽楷多久就看多久。







【周喻】愚公移山

#ooc 严重预警
#文笔无
#有点文不对题啊

 
---------------------------------------------------------------------------

从前有两座山,一座叫太行,一座叫王屋。

从前有两个人,一个是神枪,一个是术士。

神枪和术士住山上,神枪在太行,术士在王屋。

他们两个是近邻,关系很要好,经常相互窜门。

在两座山下,住着一个邪恶的魔法师叫王杰希。

王杰希有个喜欢的人,那是住在山那边的医者方士谦。

王杰希和方士谦隔得太远了,他们之间有两座大山。

但是,王杰希没有放弃,他坚持每天在两山间一来一回。

对此,方士谦表示他想咋样就咋样又不是他跑。

王杰希有些灰心,然后他两天没有去找方士谦。

之后,王杰希听人说,追人要投其所好。

他想,方士谦是医者,应该喜欢帮助人。

王杰希又有了动力,他天天在方士谦面前扶老奶奶。

方士谦表示不屑,这也呸容易了,我的意中人可不是那种只能扶老奶奶的。

王杰希就在琢磨,是不是他做的好事太小。

然后他听说隔壁村有个叫愚公的打算挖山。

对了,挖山!

帮忙把山挖走,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说干就干,王杰希马上回家抄起扫把,腿一跨,骑着扫把飞走了。

他飞啊飞啊飞到太行王屋两座大山前停下。

只见他手朝天一伸,大呼

“代表光明与力量的吾神啊,我是王杰希,请您聆听我的呼唤,变身!杰西卡!”

忽然间乌云压顶狂风大作雷声隆隆,一道闪电划过,亮得人们都睁不开眼。

当人们的眼睛再次睁开时,太行王屋两座大山已经不见了。

人们意识到后到大喊

“神,这一定是神!万能的神啊,谢谢您......”

王杰希听后表示不屑,他只想要方士谦的谢谢。

话说那一天,住在太行山上的喻文州跑到王屋山上窜门。

那天清晨,喻文州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要发生什么事。

喻文州的预感一向很准,他想这此也是如此吧。

于是他就跑到隔壁的王屋山上找周泽楷商量对策。

正当他跑到周泽楷家门口看到周泽楷迎接他时,他感觉周围好像变黑了,然后他一个踉跄,重心不稳,快要摔倒时他好像飞起来了。

不,不是飞起来了!是整座山一起往下掉了!

喻文州想抓住周泽楷,可是他们离得很远,任凭他如何心急如何摆动都不能靠近他一点。

喻文州心急如焚可他找不出抓住周泽楷的办法更找不出脱离危险的办法。他是术士,但他不是万能的,也有他算不到的事,比如现在.......

他绝望的闭上双眼,“周泽楷,今生虽不能共患难,但如..如有来生一定要........”

喻文州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划过一道白光,他,晕过去了。

等喻文州醒来,他已经到地面上了。

他好像落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坐着感觉挺舒服的。

“前辈...”

“嗯?”

小周的声音,好像是从……

喻文州立马站了起来,随后扶起了被他压着的周泽楷。

“小周,不好意思,压到你了。”

“没事。”

“不过这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好像少了什么....”

喻文州不敢想下去了。

“太行...不见了。”

“嗯,不见了。”

是的,喻文州的家不见了!

喻文州忧伤,很忧伤,他看着面前的周泽楷和周泽楷的屋子,然后他就笑了。

“小周,要不,我和你住一起吧?”

“啊?”

“我的屋子不见了,我没地方去,在这我只认识你。”

“好。”

说完,周泽楷还重重地点了两下头,怕喻文州没听见。

“说好了哦!”

“嗯!”

很有诚意的回答。

然后,周泽楷就和喻文州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啊?王杰希吗?

他正行走在他漫长的追妻之路上.......

------------------------------------------------------------------------

表示只能靠这个来背书了


【周喻】鱼我所欲也

*写的还是那么烂
*但是我开心啊
*所以ooc 了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师在讲台讲《鱼我所欲也》,周泽楷在课桌上打瞌睡,睡着睡着就醒了。

他有些愧疚,昨天打游戏大得太久起床之后就很困,站着都想睡,也只能对不起老师了。

可是,为什么没睡多久就醒了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醒了那就好好听课吧!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听着听着,他开始神游了。

为什么一定要舍鱼呢?舍熊掌不好吗?干嘛要把鱼比作生把熊掌比作义?因为熊掌比较贵?可是有些人不吃熊掌喜欢吃鱼啊?

最后,他得出结论:一定是写文章更喜欢吃熊掌。

唉,这些人根本体会不到鱼的美味之处。

“叮零零叮零零......”

下课了。

周泽楷趴在桌子上,双眼无神,呆毛耸拉着,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唉,下课了。”

他望了望窗外,景色如往一般,被方方正正的窗户框着,寂静无声。另一边,等了四十分钟的学生正尽情的享受着他们的课间。

忽然,窗外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再一看。哦,是喻文州。

周泽楷的呆毛立马就竖起来,双眼也有了神采。他起身,两步作一步朝门外跑去。

“文州。”

“慢点,别摔了。不用那么急,我又不会走。”

周泽楷跑过去给了喻文州一个拥抱。把他环在双手间,拥着他纤细的腰肢,周泽楷想着,

“还是鱼好。”


【周喻】可怕的事

永远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永远没逻辑。。。永远的ooc ,文笔没有的。。但是,我控制不住我的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我是郑轩。我要说一件事。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们班的化学老师喻文州有事跟物理老师周泽楷换了节课。当然,换课并不是重点。

第二天,化学老师在第三节课开始前(原来是物理)来到教室。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第三天,化学老师又来了,你们肯定想问我化学老师来又怎么样。但是我不说这是因为那天没有化学课。

所以,当化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笑着说:“因为周三的课和隔壁班的撞上了,所以就跟物理老师换课了。嗯,以后周五的物理都上化学。^_^”我就愉快的接受了。

但是下课后,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这周是不是少上了节物理课?还有,你们什么时候商量的?(不要跟我说这是两件事,我不听)

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化学老师转过身板书,抬起手时,衣领滑下来了一点,视力5.3的我好像在他的脖子上看见了红色的小点点。

原以为是蚊子叮的,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好像是吻痕!!!!

我到现在都不敢正他们两个!想挖掉我引以为傲的5.3的眼球!!

压力山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亚历山大快来救我!!